闲时筑梦
本命盾冬 大张伟我心肝肝谁都不许说他!还有nic是我哒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常乐3

常乐3

极度ooc慎入!!!
小舅嘎x姐夫球!!!




3.

【我不是失败者侥幸的唱着歌…】


    习惯性的点燃一根烟,靠在阳台上吹风,不夜城的繁华一览无余,灰白的烟雾随即被夜风吹散。

    张伟已经睡着了,她知道张伟根本没醉,她看得出来,张伟太不会撒谎了,无论是他还是王嘉尔都没有她演技好。

    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她却在她的新房前看见亲弟弟抱着她的新婚丈夫一脸痴迷,她关上门愣在门口,直到闺蜜的出现才赶忙装醉,看着王嘉尔一脸若无其事时她在心里冷笑。

    她靠在王嘉尔怀里听着他的心跳,一下又一下,红艳的唇笑的妖娆。倚在张伟怀里,她笑着看王嘉尔沉默的关上门,眼里的嘲讽越发明显。


    从王嘉尔出生起她就知道,这是个恶魔,他是贪心的魔鬼。

    他们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三年,直到那隐藏了许久的导火索终于被从土里挖出来。

    她偷偷捡回了一只流浪猫,黑黑小小的,她隐隐觉得王嘉尔会喜欢,女人的直觉总是准的。

    她一直偷偷藏着黑仔,直到那天她忘了锁柜子,黑仔跑了出来,小小的王嘉尔抱着小小的黑仔,那画面是那么刺眼,如同窗外的阳光,明媚得快要灼了眼。

    王嘉尔果然向她要黑仔了,她冷眼看着年幼的弟弟咿咿呀呀的扒着柜门,她狠狠将王嘉尔推开。

    王嘉尔跑到妈咪跟前哭诉,妈咪赶紧哄他并训斥她。看着趴在妈咪怀里泪眼朦胧看她的王嘉尔她心里头莫名点起了一把火,导火索燃了。

    她在房间哭得放肆,黑仔窜上了她的床,纯净的琉璃眼望着她,她突然笑了,黑仔瘦弱的身体在她手里挣扎着。

    黑仔的哀叫。

    张伟的喘息。

    猫咪微弱的叫声与张伟的轻微的叹息逐渐重合,一遍又一遍仿佛从远处传来却又好似在耳畔越来越清晰。

    姐弟俩明争暗斗多年斗到现在,她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赢了还是输了。

    她第一次见到张伟,男人用不耐烦的神情掩饰着不安。

    遥远的记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一瞬间黑仔明亮的双眸浮现在她脑海。

    当她带着张伟去见王嘉尔时,看着王嘉尔的眼神,黑仔弱弱的哀叫又在耳畔响起,她笑着问王嘉尔喜不喜欢张伟。

    她还是选择和张伟结婚了,周围的朋友皆是不敢相信,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见父母那晚王嘉尔和她聊天,她听出了他语气里的遗憾,她突然想大笑。她当着王嘉尔的面同张伟亲热,看着王嘉尔的慌张她心满意足的笑了,黑仔的叫声在耳边依旧刺耳。

……

    『你记得?……你记得对不对。』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她躲在角落里,嘴角勾起眼里尽是悲哀。

    『姐夫我们出来很久了。』
    『哈?』
    『快回去吧。』

    她回到热闹里,饮尽杯中酒,鲜红的唇勾起迷人的弧度对着她的丈夫和…她的弟弟。

……

    张伟的画在画展展出,她邀请了王嘉尔同去。张伟见到王嘉尔时瞬间紧绷的身体僵硬的牵着她的手,王嘉尔身边跟着一个女孩。

    乌黑的发,下垂眼,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文静。她微皱了眉,很快便热情的牵着女孩四处走着。

    女孩饶有兴致的看着画,她却不安的用余光搜寻着张伟。

    那两人停在一幅画前。

    暗色调,夹着碧色的黑蛇缠着黑色的鸟儿,褪色的老旧笼子关着它们。

  鸟儿眼里泛着黑色的欲望,被黑蛇缠着,亦或者是它引诱黑蛇缠上,不得而知…

……

    王嘉尔开车送他们,那女孩家离得近已经下了车。她在后座闭眼假寐,张伟在副驾,一时间安静的车里只有喘息声。

   『你觉得这画展怎样?』张伟清清嗓子试图打破尴尬的气氛。
   『挺好的。』
   『…』

    仿佛更尴尬了,张伟窘迫的捏着衣角,王嘉尔瞥了一眼他不安的手开口道『张伟我…』

   『嘉欣怀孕了…』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空气仿佛都静止了。

    良久王嘉尔才僵硬的开口。
   『恭喜。』

    张伟局促的笑了笑,两人心不在焉的一个看前方一个看窗外,没人注意后座的她挂着胜利者的微笑。




〔应该不虐…吧?下章完结…也许〕

评论(7)
热度(39)

© ailsal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