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筑梦
本命盾冬 大张伟我心肝肝谁都不许说他!还有nic是我哒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京城事【同人衍生/古风】【七】

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开了一坑,文笔混乱,通篇bug,遍地开挂,不完全古风只是古代背景,时代背景皆为架空!!

写着玩的,圈地自萌请勿圈真人,重度00C,几个人也不是特别了解根据自己印象中的样子来写,不喜点右上角XX谢谢。

京城事【同人衍生/古风】



七、管那废物作甚?

       “二爷?二爷?”鹿晗回过神发觉自己竟站在湖心亭里发呆发了半晌,刚才还没有感觉,回过神来才觉得阵阵寒意袭来,身旁的侍从立马递上貂绒的斗篷说道:“二爷,张爷已经醒了吩咐您过去吃早饭。”

        披上斗篷身子才有些回暖,看了看外头雪还在下,仿佛要盖住这世间污浊。

        到达饭厅时大张爷已经到了,整个人还是一脸刚睡醒的迷茫,缩在椅子上小口小口的喝着小米粥,二爷解下斗篷抖落下一身雪水,大张爷皱着眉道:“怎么又不打伞啊。”刚起床还黏黏糊糊的奶音里透着关心,鹿晗心想这人这么多年来音容相貌却是变化最不大的那个,一如当年那个别扭的少年。

      “没事,习惯了。”边回答便拿起桌边的大肉包子啃起来。

      “对了,过两天我要出去一趟。”

      “又是去那儿?”

      “嗯。”

      “我送你去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不用,你不是还要忙别的吗?再说了有福贵跟着我……”

      “还说呢,谁昨天差点被生劈?我正好顺路有事要办。”

      “随你,上次我托你找的东西找到了没?”

      “嗯,在我房里待会儿给你。”

      “小白呢?”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得天天闲的慌?人早就起了”

      “嘿,你这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

      “你确定你打得过我?”

      “……”最终大张爷选择闷头喝粥不理会鹿二爷的挑衅。

 

      “昨儿你去哪儿了?”男人把玩着手里的稀罕物漫不经心的问道,幽暗的房内张一山站在他对面顿了片刻才一脸为难的回答:“花儿乐坊。”

      “去干什么?”男人一听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眼看向他。

      “听说大张爷受伤了……”还未说完那男人便冷哼一声,张一山立马单膝跪地朝那人解释道,“属下对您可是忠心耿耿,但在那边还得做做样子……”

      “罢了罢了,你明白就好,可别忘了张家当初是怎么对你的?”男人打断了他的解释脸上神情却没那么多防备了。

        张一山一听他这话眼眶便红了,似是想起什么难过之事哽咽着回道:“属下永远不会忘记。”

        男人一听开始欣慰的笑着,“如今这么多年了,我们也该实施那些计划了,你那哥哥我看是没什么威胁了,以后别再管那废物了。”男人安慰的语气里透着些不易察觉的得意。

      “是。”

        过了半晌张一山才从房门里出来,门前的积雪早已被仆人清扫至两旁,他仰着头似是看了看天色才走出这府邸。

        房内,男人冷笑着说道“给我盯紧他,别让计划出了半点差错!”

     “是。”暗处里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答道。

 

       易烊千玺睁开眼时陌生的环境让他瞬间绷紧神经,下一秒意识回复才想起自己身处何处便又放松了下来,一旁的易老夫人瞧见易烊千玺醒来便赶忙吩咐下人打洗脸水来。

     “娘,你怎么来了?”易五爷边披上外衣边问。

     “娘太久没见你了,就来看看你缺些什么。”易老夫人接过丫鬟递来的脸帕替易烊千玺擦着脸,千玺微微往后躲了些接过帕子自己洗漱起来,“不需要的,明儿我便要回去的。”

       易老夫人一听语气都哽咽起来“不再多待两天么?”

       千玺一看于心不忍,柔声安慰道:“娘,那边还有那么多事要我打理,总不能把我四哥叫来打理不管朝堂吧?”见易老夫人稍稍平静了千玺微笑道,“再说了过些日子不就是年节了么,那会儿都歇着了我也能多陪陪您不是?”

       易老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泪欣慰的看着千玺:“好,我的玺儿都这么懂事了,饿了吧,娘已经吩咐下边做了你最爱吃的。”

     “娘,下次就别做这么多了,浪费。”

        易老夫人一脸慈爱的给千玺夹菜,“娘这不是看你又瘦了吗,再说了吃不完的可以赏给下人,来你多吃点…”

      “对了,娘…”千玺放下碗转过身对着易老夫人问道:“当初爹为什么独独把我托付给大哥?大哥到底是什么人?”

        易老夫人正夹菜的手一顿,“怎…怎么突然问起这事来了?玺儿你没惹着他不高兴吧?”

        见易老夫人瞬间慌张的神情,千玺安慰道,“没有,大哥待我很好,只是……”

        看着易老夫人明显躲闪的眼神更加让他困惑,“前些日子一黑衣人夜闯白府,误将我认作大哥……”

      “什么?!你没受伤吧?”易老夫人大惊失色,忙查看千玺身上有无伤口。

      “娘我没事,那人只留了一物便匆忙逃去。”

      “那物看不出材质,半个巴掌大小,通体墨黑,一面是一龙首嘴衔宝剑像,一面却凹凸不平且并无规律可循,娘可知那是何物?”

      “我一妇道人家怎会知这怪物?”易老夫人平静的回道,“这事你可曾告诉过他人?”

      “孩儿还未曾和他人说起。”

      “那你将此物好生收好,别让你大哥知道免得他担心。”

      “嗯。”千玺应下,内心却不住怀疑,究竟大张爷是什么人竟让堂堂太傅夫人如此忌惮,他们又到底在瞒着他们什么?

 

 

          屋外大雪纷飞,落至朱红墙头。

          偌大宫中,一美妇倚靠在美人榻上手捧一卷诗集,通体雪白的猫儿乖巧的蜷在她怀里。

       “太皇太后,皇上已在殿外了。”

       “让他进来吧。”

       “是。”

       “儿臣叩见皇祖母。”阳仁帝恭敬的朝榻上之人请安道。

       “难得皇帝还记得哀家这把老骨头。”旻月头也没抬依然看着诗集道。

       “最近朝事繁忙还望皇祖母体谅。”阳仁帝也不恼,笑着走进解释着。

       “怎么,皇上这是怪哀家不体谅你?”旻月这才放下诗集瞥了眼阳仁帝,“儿臣怎么敢?”

          阳仁帝讨好的笑着连忙转移话题:“皇祖母,下个月的寿辰可是想要邀些谁?最近京城来了个戏班子听说有许多新奇玩意儿不如儿臣把他们请来助助兴?”

       “好了,摆个家宴就好,其他的就算了,我真正盼的是什么你还不知道?”

          阳仁帝听完笑容也僵了几分,这时旻月怀里的猫儿突然扑腾起来,一旁正端来补汤的宫女被脚下窜过的猫儿一吓失手打掉了汤碗。

          看着慌张求饶的宫女两人都没了心思,阳仁帝轻皱起眉朝随身侍卫轻轻挥了挥手:“杖打十大板,贬去浣衣局,下去吧。”

         旻月揉了揉额头,叹气道:“既然皇帝政事繁多就别在哀家这儿多留了,当心身体,人也不小了。”

         话已至此阳仁帝也不好多留,只好告辞。

         一旁的宫女见旻月已轻闭双眼便点起安神香,淡淡的清香弥漫着逐渐扩散。


开学的小朋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评论
热度(16)

© ailsal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