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筑梦
本命盾冬 大张伟我心肝肝谁都不许说他!还有nic是我哒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京城事【同人衍生/古风】【六】

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开了一坑,文笔混乱,通篇bug,遍地开挂,不完全古风只是古代背景,时代背景皆为架空!!

写着玩的,圈地自萌请勿圈真人,重度00C,几个人也不是特别了解根据自己印象中的样子来写,不喜点右上角XX谢谢。

京城事【同人衍生/古风】



六、不得好死

       而收到鹿家满门被灭的消息的少夫人悲痛欲绝之下产下鹿家唯一的传人,取名鹿晗,并严于教导传于他鹿家二十四手和峨眉心法,所幸鹿晗从小便是练武奇才,领悟过人。

       待到他十四岁那年鹿母终是伤心过度含恨而终,临走前她交待鹿晗把她的遗体火化带回顼山葬了,不要去为鹿家报仇,好好的为鹿家传宗接代,不要让鹿家二十四手失传江湖。

       鹿晗痛失唯一亲人伤心不已,守着母亲遗体沉寂几天后便火化了,启程前往顼山,将母亲的遗体葬于鹿家堡残骸处。

       随后鹿晗启程回南疆,路上偶遇一人,那人长相忠厚称也是要去南疆,鹿晗虽武功不俗但到底年少心思单纯便邀那人结伴前往南疆,几日下来鹿晗已对那人毫无防备之心,两人行至南疆边界处那人凶相毕露追问鹿晗至宝去处。

       原来这人恰巧看见鹿晗安葬母亲遗体,便一路跟着鹿晗,见他一副涉世未深的模样便现身与他交好,现下终是忍不住露了真面目。

       鹿晗被他一路逼至断肠崖,那人威胁道:“赶快交出那东西我可以考虑考虑放了你,本以为你娘坟里会有什么线索谁知道就一个破骨灰盒……”

       鹿晗一听急了:“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吼完鹿晗用尽全力冲向那人,那人早有防备一剑刺穿了鹿晗的肩膀,“哼哼跟我斗,爷在江湖上混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还没得意完,鹿晗执起一把不知藏哪的匕首刺进他的胸口,那人急忙想推开鹿晗却被他死死地抱着推向悬崖边上,

     “你这个疯子!”

     “我说过我会让你不得好死!”

       说完两人双双坠崖……

       不知何时下起的大雪将群山覆盖,断肠崖下一具尸体被摔得血肉模糊,而他的不远处一行深浅不一的脚印蔓延着,皑皑白雪渐渐将沿途的殷红鲜血覆盖,鹿晗已是到达了体力耗尽的巅峰,终究还是倒了下去,被血迹糊住的脸蛋上一滴泪珠从眼角划过。

       娘亲我辜负了您的期望,对不起……

       黑暗来临的最后一刻,一个清脆的少年声在不远处响起。

    “这谁家小孩扔路边了啊?”

       …… 


       那是一片花海,漫天的殷红无边无际,他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

       他感觉自己走了很久很久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突然眼前出现了一条河流,那是一条包容了世间所有污秽的河,河的对岸站着三个人,一个老人家,一个中年男子,还有一个女人,他看不清他们的脸,但是他知道那是他的家人,他感觉得到他们正对着他微笑。

       他急切的想要渡过这条河,于是他跳进河里。

       河岸里并不深,他着了魔的一步步踏进深渊,这时一只手拽住了他,一道清脆的少年声在他耳边响起“快醒醒,唉,快醒醒……”

       他回头却什么都没看见四周瞬间变暗,他急忙看向家人们,他们还是笑着只是离他越来越远,原本污浊的黑河竟变成了血河,无数的断臂残骸堆砌在河底,甚至还有的开始抓着他,他慌了向着家人的方向挣扎着,四周嘈杂的声音似在召唤着他同他们一齐堕入地狱,耳边那道声音却越发的清晰呼唤着他。

    “娘…爹…不要走……娘!”鹿晗缓缓睁开双眼,刺眼的光芒令他又闭上了眼睛。

    “这孩子说什么呢?”

    “爷,他醒了。”

    “唉,你醒了?”张伟看着床上的孩子依然还是闭着双眼,只是睫毛轻颤了两下立马转头问道身旁的福贵,“怎么回事?”

    “八成是太久没睁开眼睛受不了这光吧。”一旁的福贵仔细瞧了瞧回道。

       鹿晗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嗓子却是干涩的只能发出微弱的嘶鸣声,他只感觉有什么东西盖在了他的眼睛上,温热的,是那人的手。

     “来,慢慢睁开。”张伟放慢了语速说道,便朝福贵使了个眼色,福贵立马到桌前倒了杯温茶。

       张伟感觉到手心里痒痒的,心想这孩子睫毛还真长,便缓缓把手拿开,一旁的福贵连忙扶起鹿晗,小心翼翼的喂着茶。

       一旁的张伟也没闲着,“你都昏了三天三夜了,这么小年纪谁和你过不去啊?这么下死手。”

       鹿晗听了渐渐想起之前的事来神情也变得越来越黯淡,张伟见他这样便放软了语气问:“那你告诉我你家人在哪?我送你回去。”

    “我……没有家了。”鹿晗想起了之前梦里的母亲,语气开始带上了点哭腔。

       张伟一看人小孩都快哭了立马起身道:“那你先好好休养吧,福贵,照顾好他。”说完人立马就出去了。

       福贵替鹿晗把了把脉朝他说道:“咱家少爷就是这样,见不得别人哭您别介意。”

       鹿晗听了只是轻笑着摇摇头表示他不介意,眼眶里还闪着泪光。

    “对了,你这身伤倒是没有太严重,就是这腿折了,这些日子你就跟在咱少爷身边好好休养吧。”

    “可…我这样…跟在你家少爷身边不会妨碍到你们么?”

    “这你就放宽了心好了,我家少爷就是心软不然也不会救你这不相干的人回来了不是?再来他也只是出来游山玩水不会碍事的。”

    “那就麻烦你们了。”

    “嗯,你就好好歇着吧。”

       过了几日张伟便坐不住了,非吵着要出去玩。

       几日下来他和鹿晗性格也挺合得来,张伟见他无家可归加上两人也就差了三岁,便认了鹿晗做兄弟。

       两个月后,伤已经好的差不多的鹿晗回到了鹿家堡废墟前,万幸这一片应之前的鹿家大火很少再有人来到这,那被之前的奸人所挖出来的鹿母的骨灰盒被丢弃在荒草丛中无人问津。

       鹿晗将母亲的骨灰伴着黄土深深埋入地下,心中暗暗发誓。

    “娘亲,孩儿不孝,被奸人所误让您不得安息,今日孩儿在此起誓,从今以后必当为鹿家报仇雪恨,不能完成您的遗愿,望您谅解。”

      说完鹿晗转身离去,只留那漫天寒风凄厉的嘶吼着……




我对不起鹿二爷,猛虎落地式下跪。

剧情太拖沓,过两章可能会有质的飞跃(?)


评论(2)
热度(24)

© ailsal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