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筑梦
本命盾冬 大张伟我心肝肝谁都不许说他!还有nic是我哒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京城事【同人衍生/古风】【四】

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开了一坑,文笔混乱,通篇bug,遍地开挂,不完全古风只是古代背景,时代背景皆为架空!!

写着玩的,圈地自萌请勿圈真人,重度00C,几个人也不是特别了解根据自己印象中的样子来写,不喜点右上角XX谢谢。


京城事【同人衍生/古风】

四、夜壶招你们惹你们了?

       花儿乐坊里一派歌舞升平,觥筹交错,笑声,歌声,不绝于耳。二楼最角落里的雅间内大张爷瘫在摇椅上看着窗外楼下舞姬的表演,嘴里也没个停:“最近又来了新人?别说还挺好看的,那那那个我喜欢,一看就好生养…边上那个蓝衣服的也不错…”

     “喜欢就娶回去啊。”鹿二爷在旁边回了句,他微笑着擦拭着手里的青梵忽然手一翻,剑稳稳地架在跪着的人脖子旁问道:“什么名啊?”

       那人脸色苍白着,断臂已被草草的包扎过了,整个人颓然地早已没了之前那副揪着人骂的嚣张气焰有气无力的哀求着:“鹿…鹿爷,鹿大侠小的狗眼不识泰山…小…小的知错了求您放了小人吧…”鹿晗轻皱眉头手上稍稍用上几分力道“问你叫什么呢?!”

     “小人秦…寿。”大张爷本来还一门心思在姑娘身上一听这回答快笑抽抽了整个人差点出溜到地上去了:“噗哈哈…这名字还真对得起这张脸…哈哈哈…”鹿二爷也忍不住轻笑,秦寿确是半点笑不出来,对面的人笑归笑手确实半点没抖依旧稳稳的拿着剑,他可不敢再去招惹这二位爷了。

       正笑着一大一小推门而入,刚刚还笑的花枝乱颤的大张爷此刻安静的仿佛要与摇椅融为一体,然而他的小肚子出卖了他。

       易五爷解下身上斗篷问道:“二哥,大哥又闯什么祸了?”

    “你自己问问他,喏,那边装死呢。”鹿二爷朝大张爷的位置努努嘴,大张爷立马坐起来装傻道:“欸,玺玺玺你怎么来了,好巧哦,今儿不是回易府的吗?”

    “我听四哥说你又闯祸了便来看看。”

    “诶哟,小白你这倒霉孩子…”

    “没事吧?哪里受伤了没?我带了大夫来正在门外候着呢。”白四爷已经走到大张爷身旁检查起来,“诶,别介,我没事,别乱摸…”

    “还说呢,说好这段时间好好在家歇着的不要出门,是谁不讲信用的?”

    “你们怎么这么爱管着我呀,我是大哥!”然而并没有人理会这句话,白四爷检查完抬起头问道:“三哥告诉我消息的他人呢?”

     “这儿呢!”几人一齐向上看,一袭玄衣的男子靠在屋顶房梁上,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只见一片黑袍翻飞,张三爷便坐在了大家面前。

     “厉害厉害…你这小子越来越有做采花贼的潜质了啊,老实交待前阵子我那不见了的夜壶是不是你给拿了么?”张三爷回以一个白眼,坏笑着对着五爷开口道:“五弟,想不想知道今儿咱大哥是怎么差点给人生劈的?且听我慢慢道来……”

      大张爷一看易五爷表情越发的阴沉忙开口打断:“嚯,这么厉害什么都知道你怎么不去街上说书去?”

     “唉,你怎么知道我以前干这个的啊?说,你是不是隔壁摊那卖夜壶的?”

     “你俩干啥?夜壶招你们惹你们了?老跟夜壶过不去。”鹿二爷被这两吵得头痛急忙开口打断。

     “对了千玺时候不早了我先送你回易府吧。”白四爷站起身朝五爷说道,“嗯,既然大哥没事我就先回去了。”临出门时易五爷回过头看着大张爷问道,“对了大哥爹爹寿辰时你来么?”

     “不了,今天我这小心脏受了惊吓要好生修养几天~”说着大张爷还模仿着女子娇弱口吻娇嗔上了,众人忍不住朝他丢了个白眼,送走白四爷和易五爷后鹿二爷回到房间却只见大张爷还瘫在那摇椅上,“老三呢?”

     “带着那个秦寿去隔壁房了。”大张爷看着窗外头也不回的淡淡的回道。话音刚落隔壁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鹿二爷面不改色的看着大张爷,只觉得这人就那么坐在那,仿佛这世间烟火皆入不了他眼,这外物影响不到他丝毫,于世独立。这人身上太多秘密,让人看得见摸不着,但那又怎样,他只知道这人是他的大哥,是他的家人,谁敢伤他家人他会让那人万劫不复!

       沉默的车厢内,易五爷看着他四哥心里一直以来最大的疑问快要破胸膛而出,这似百抓挠心般的感觉让他犹豫着开了口“四哥…”

     “怎么了?千玺。”白四爷回过头看着他,眼神里还未褪去的愠怒和阴郁让他不敢再问下去,“没…没事”

     “是不是饿了?”白四爷关切的看着他,还是那派温文尔雅的样子仿佛刚才那个眼神只是他的一个错觉,“没事。”

      马车很快到了易府,目送着易烊千玺下了车叮嘱了几句白四爷回到车上,车外的侍从撩起车帘问道;“四爷回白府吗?”

     “先四处转转吧。”车夫甩起鞭子,马车渐渐消失在那灯火阑珊处…



存稿快发完了,各位且看且珍惜……


评论(1)
热度(19)

© ailsal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