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筑梦
本命盾冬 大张伟我心肝肝谁都不许说他!还有nic是我哒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京城事【同人衍生/古风】【二】

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开了一坑,文笔混乱,通篇bug,遍地开挂,不完全古风只是古代背景,时代背景皆为架空!!

写着玩的,圈地自萌请勿圈真人,重度00C,几个人也不是特别了解根据自己印象中的样子来写,不喜点右上角XX谢谢。


京城事【同人衍生/古风】



二、没人比我更像了!

       男子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没了半截的右手臂嚎叫着跌在地上,一柄长剑已有半截陷入墙壁里可见施剑之人是用了多大的力道,剑锋干净的仿佛刚才瞬间取人手臂的不是它一般闪着凌厉的光芒,福贵迅速反应过来一掌将那四人打倒,跃上二楼将宝剑拔出墙壁,表情确是一脸痛苦心里开始不断循环着“完了完了完了”,黄衫长者已跌坐在椅子上面如死灰。

      “早闻苍山派付掌门一向大气,今日鹿某也是心急救人才伤及贵派弟子付掌门不会介意吧?”一袭胜雪白衣的翩翩公子悠然进门朝黄衫长者拱手道,只见他右手单持一柄剑鞘一看便知方才那利剑是他的,清丽令女子都嫉妒的脸上笑意吟吟眼底确是满满的戾气。

        黄衫长者立马起身回礼苍白的脸上硬是挤出微笑道:“哪里哪里是我这孽徒不懂事就交由鹿少侠处置罢,世人皆道鹿少侠武功出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两人寒暄几句黄衫长者便带着那四人匆匆走了。

       鹿晗收敛起假笑冷着脸说道“站住!”,吓得一脚已迈出大门门槛的大张爷直接摔在地上。

       “二爷”福贵毕恭毕敬的将剑递给了鹿晗,“嗯,回去自个儿领罚去。”

       “是。”福贵听到这句话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些绝望。

       被福贵扶起的大张爷立马装傻道:“唉,鹿啊,好巧啊…”鹿晗不说话只是冷眼盯着他,大张爷一脸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侧着头东张西望,没过多久大张爷就撑不住了“鹿啊我错了还不行吗?别这么盯着我…”一旁的福贵忍不住在心里翻个白眼:就知道这位爷认怂比谁都快。

       “错哪了?”

       “嗯……错在不多带两个随从出门…”鹿晗一听翻了个白眼就知道大哥会岔,“谁让你出门了?上次还不够今儿又迫不及待出来找虐?”

       “嘿,有你这么和大哥说话的吗?”

       “你哪里有大哥的样子?”

       “我怎么没有,没人比我更像!”

       “那好啊,等回去我就和千玺说说我们的好大哥今儿是怎么作死的!”

       “别别别,鹿啊我错了~~”福贵无奈的看着在外翩翩公子一碰上自家大哥就破功的鹿二爷和大张爷像俩小孩吵吵闹闹的出门,摇摇头叹气认命的拎起昏过去的壮汉跟上。

       掌柜的从柜台底下爬出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不禁老泪纵横,饭钱都还没给啊!!!原柔揉着脑袋起身,整个人还处在混乱中一抬头目光与掌柜的相遇,看着掌柜那缝眯眼露出希望的光芒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女侠不如把饭钱都给结了吧,还有桌椅赔偿等等……”

       白鸽越过高耸的宫墙穿过朱红的宫门落在一座清静的宫苑里的窗台上,只见这座宫殿殿门正中央高挂一匾写着“上书房”三个大字。

       殿内当朝太子昭仁手捧典籍读着,一年轻男子长身玉立于他身前,一袭绛紫色朝服衬得他身姿更加挺拔,与他身份极不相符的年轻面容上挂着微笑,右眼下的妖冶泪痣衬得这抹微笑也令人畏惧了几分。

       他瞥见窗台上的白鸽说道:“殿下今日就到这儿罢。”昭仁点头毕恭毕敬的行完礼便离开了。

       他展开白鸽送来的纸条,短短几行字令他脸色都变了,正准备立刻出宫,门外便传来公公们尖细的声音“皇上吉祥~”。

       阳仁帝进来时看着他问道:“太子呢?”

       “皇上吉祥。”他连忙作揖道,“臣身体不适便先行让太子回宫了还望皇上恕罪。”阳仁帝打量了他两眼心里便了然了,挥手道:“既然爱卿身体不适就回去歇息罢。”

       “谢皇上,微臣告辞”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阳仁帝欲言又止最终只是看向窗外一脸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

       窗外垂死老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好似那晚的那人一般似受伤的幼兽颤抖着缩进他怀里,他耐心的一遍遍唤着那人的名字轻拍那人的背替他顺气,那人难得的不复往常总是灿烂至极的模样竟是那样的令人感同神伤,他知道他已经打开了一扇门走进了那人的世界,他感叹着那人的矛盾,内心的清澈模样却不忍去让世间任何的污浊再进入这净土,只可惜……

       “陛下…陛下…”身旁的侍臣犹豫的开口提醒着他,“蒋丞相已经在仁清殿候着了。”阳仁帝点头看了一眼那老树走了出去。

      “让人把那老树移了罢。”

      “是。”窗外老树颤抖着落下几片枯叶,似在叹诉这垂垂老矣的不堪躯干,寒风依然凛冽。

        出了宫他上了马车吩咐车夫先去了一趟白家医馆,车夫朝一旁的侍从不解的小声道:“四爷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在宫里受了伤?”

      “嗨这你都不知道,准是咱家大爷又在外惹事遭人打了呗,咱爷这么早出来除了担心那位爷还能有什么事?”侍从一脸你习惯就好。

       两人谈话间马车已稳稳停在白家医馆门前,掌柜一见门外马车样式立马出门迎着,“诶哟四爷您可来的正巧,五爷也正好在里头呢。”掌柜笑着将白四爷领进门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侍从,侍从回了个眼神掌柜立马领会招呼着馆内最好的大夫备好药箱。

       “千玺来查账啊?”白四爷进屋便看见自家小弟正翻着账本查看着。

       “嗯,四哥这是?”一袭碧青长衫的少年抬起头问道,他面容清秀小小年纪却已有不凡风姿和不输成人的稳重,“难道大哥又?”

       白四爷看着易五爷已经变得紧张的神情忙安慰道:“我也不知道情况怎样了,三哥送来的消息只说是二哥救了大哥应该没什么大事,我只是先备着。”说完便起身,易五爷开口道:“我和你一块去看看。”

      “可是你今日不是该回易府的吗?”

      “没事晚些再去也不迟,对了四哥把这身官服换了吧,大哥二哥这会儿八成在乐坊呢。”

      “也对,那你等等。”




这篇文乃我私心所写所以挂开的大,后面也会陆陆续续出现很多我想写的人但主角还是五少,其他人就是打个酱油。CP应该不会有,最多暧昧向,或是非五少队内CP。

评论(5)
热度(19)

© ailsal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