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筑梦
本命盾冬 大张伟我心肝肝谁都不许说他!还有nic是我哒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京城事【同人衍生/古风】【一】

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开了一坑,文笔混乱,通篇bug,遍地开挂,不完全古风只是古代背景,时代背景皆为架空!!

写着玩的,圈地自萌请勿圈真人,重度00C,几个人也不是特别了解根据自己印象中的样子来写,不喜点右上角XX谢谢。

   

京城事【同人衍生/古风】

一、爷花了钱坐这怎么着?


      

       “诶哟喂怎么这么无聊啊,没劲…”古朴的四合大院里大张爷正眯着眼瘫在藤摇椅上嚷嚷着,一旁替他剥着瓜子的福贵看了看天色开口道:“爷您看这天色像是要下雨了咱进屋去歇着吧?”

       大张爷一听睁开一只眼,瞅瞅天色不满道:“不去不去屋里多闷啊,你说说这几个小兔崽子没一个有良心的就这么把我一人留家里真是儿大不中留寒风落叶洒满我的脸吾儿…”正说的兴起头顶树叶就正好飘了一片下来进了大张爷的嘴巴,“呸呸呸,什么玩意儿我不管了我要出去玩!”

       “可是爷您伤还没好完全呢,要让其他四位爷知道…”“我不管!我是他们大哥天王老子也别想管我!”

       话音刚落大张爷已经走出院门了,福贵只好叹了口气心里边默默为自己又要挨罚做好准备边利索的拿好伞具跟出门。

       “爷等等小的!”谁不知道自家爷死活管不住一张能把人给气死的嘴,出去免不了又要挨打,偏偏丫认怂比谁都快,今儿这趟出去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这边福贵心里叫苦连天那边大张爷悠哉游哉的在大街上遛着一瞧新开了家饭庄看看天色也是伴晚边上便进去了。

      “欸你别说这家味道还不错比家里厨子做的好吃多了。”

      “爷您可得少吃些油腻的”

      “嘿,你这人怎么那么破环气氛,我都吃了几个月的白粥了给我烦坏了都再说这扫兴的给我回家去!”

       福贵一脸无语的看着对面那位爷捧着肘子狂啃的样子内心忍不住腹诽,也不知道是谁当初非得凑热闹,人两口子吵架这位爷硬是给挤到人跟前还丫嘴欠,也不知怎么地就掉河里去了,更离奇的是这位爷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方土地神掉河里竟然还把腿给折了,这见天寒的一回去就发了热在床上躺了好些日子。

       当然倒霉的可不只是他,那天跟他一块出去旺财可是现在还在家躺着得亏早就给他家留下了种不然可能就绝后了啊,那两口子也是从此再没了踪影。福贵正打算为自己鞠一把辛酸泪的时候忽然听见楼下一阵吵闹声,一看大张爷也是听见了双眸发亮心里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

        原柔自小在巴蜀之地长大,生性开朗,专横的原父替原柔说好一门亲事,对家乃是镇上富豪只是那家公子实在是好吃懒做蛮横无理又长得难看,二八少女心里自然是对江湖少侠翩翩公子更多向往的于是便在临近成亲时离家出走,幸好从小学了一身功夫虽不至于称上高手但也是能对付一些地痞流氓的,于是怀揣着对江湖的向往原柔便只身一人来到中原闯荡,这日原柔在赶路途中进了一酒家歇脚。

        大厅里原本是热热闹闹的,谁知其中一伙人中一壮汉突然一摔碗嚷嚷着酒里掺了东西不干净,掌柜的连忙出来解释着,这壮汉也不知怎么的就是揪着掌柜的骂不撒手,周围的人一看那伙人谁也不好惹的样子也不敢上前去劝劝。

       原柔平身最看不惯这欺善怕恶的主上去说了两句,两人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而这厢两人斗得正酣那头大张爷已经瘫在椅子上磕着瓜子在二楼边上看着,边看还边叫道:“对对对就是这样…好!欸…怎么老躲着,没劲!”楼下二人停下了打斗同时看向这边。

       原柔抬头打量着,二楼边上倚着一男子,他长着一张讨喜的脸看着也就二十岁出头的青年模样,头戴着一顶墨色瓜皮小帽,正中还嵌着一块质地通透的翡翠帽正,额头上混不吝的耷拉着那半长不长的刘海似乎隐约还能看到几缕暗红掺杂其中,身着玄色绸缎长褂上面绣着赤色二爪夔龙,绛红色马甲上绣着暗红的纹样。原柔打量的仔细心里开始对这怪人身份产生好奇,看着身打扮材质和纹样都不像是普通富贵人家的配置,可这人怎么看都又不像贵族子弟。

       壮汉可没这么多心思直接就怒骂:“你奶奶个熊谁让你在那的?!”

       “嘿,这又不是你家开的爷我花了钱坐这儿关你什么事?”大张爷一脸不屑的回嘴,一旁的福贵忍不住扶额“得,这位爷又要开始散德行了。”

       那壮汉被怼得说不出话来怒上心头气急败坏的一跃而起一掌劈了过来,一旁的福贵面不改色的抄起一旁的果盘扔了过去将壮汉一下打回地上,壮汉同伙大惊全都站起盯着福贵,只有大张爷还在嚷着“谁让你把果盘扔了的?还让我怎么吃啊?”

       同伙中一名黄衫长者打量着福贵的武功路数,又细细打量着大张爷,神情开始变得疑惑。

       原柔一脸蒙圈看着眼前混乱的局面,那个怪人的随从以一敌四,黄衫老头一脸不解地盯着那个怪人,而那个怪人却悠闲的边嗑瓜子边念叨:“攻他下三路!对对对…欸…插他眼插他眼…一旁观战的原柔不禁对单打独斗的福贵起了同情之心。

       等等,明明刚才那伙人是六人,还有一人呢?感到不对劲的原柔侧身一躲,刚才那壮汉手持利刃出现在原柔刚才站的位置,见自己偷袭不成壮汉开始面露凶意攻势也越来越狠,原柔手无寸铁只好四处闪躲,转眼间两人已缠斗至二楼。

       大张爷这才感到情势不对立马端起瓜子缩在角落盆栽后,刚躲好原柔手上力一松被一脚踢到盆栽上压着大张爷晕了过去,大张爷被一砸叫苦不迭一张圆润的小脸都快变了形立马朝福贵求救,福贵一听回头一看心都快跳到嗓子眼,手上攻势也变急了。

       壮汉一刀朝原柔劈下大张爷把原柔一把推开盆栽却在大张爷身上碎成两半,壮汉再次朝着大张爷劈下,这时黄衫长者也想起了什么大吼:“住手!!”

       手起刀落间一声惨叫响起。


让我们一起为福贵默哀几秒……

评论(4)
热度(19)

© ailsal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