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筑梦
本命盾冬 大张伟我心肝肝谁都不许说他!还有nic是我哒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红玫瑰 【短/完结】

一时矫情,有感而发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使劲的拍了两下还残留着口水印的脸蛋,直到焦距终于对准了天花板上的吊灯才回过神来。

       他做了个梦,梦里他一身白西装与那个女子交换着那枚小小的指环,而他却只是在一旁笑着,笑着。

       天花板上吊灯的水晶罩面反射出微弱细碎的光。

       这吊灯是他们决定在一起同居后一起去家具城买的,那时他刚向家里宣布与他在一起不久被断了大部分经济来源,而他在外地听说了这个消息立马就赶回来了。

       那晚他们抱着,就像鱼与水,互相缠绕着,抱紧对方,直至精疲力尽。

       不久他告诉他要住在一起,他已经用自己的积蓄付了首付,剩下的分期还贷。

       他们走在家具城,两人牵在一起的手让他感到不安。

       这时路过一对女孩儿看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凑在一起说起悄悄话。

       他很快的抽出自己的手,他开始害怕了,在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的出柜之后。

       而身旁的他明显得僵了一下,他开始不敢去看他的眼神,他开始加快步子。

       而他也只是沉默的跟在他身后,他不敢回头,心虚与愧疚感让他甚至不敢抬头。

     “等等。”他突然抓住他的手,他感觉自己心跳好像漏了一拍,他大气不敢出,只是眼神躲闪的看着他。

       他突然笑了一下,放开了他说道:“别这样看着我,跟着我要吃了你似的。”

       他又揉了揉他的脑袋,“好啦,我没生气,但是…”他又牵起他的手,紧紧的,“但是别再放开我了。”

       他眼眶开始泛红,他用手覆上他的眼睛,“乖,我们现在去看我们家的吊灯,可别在导购小姐面前掉眼泪哦。”

       过了一会他把他的手拿下,他满意的微笑着,明亮的灯光下,他们的手紧紧牵在一起。

       闹钟再一次响起打断了他的回忆。

       他默默的把被子折好,双人床的另一侧干干净净的昭示着他的一夜未归。

       拉开窗帘,晨曦的光撒在他的脸上,他满足的深吸一口气。

       走到饭桌边,桌边是一份微凉的早餐,一张淡蓝的小纸条被压在盘子下,一切都是那么的温柔:

                    加班太晚在公司睡了只来得及做早餐,

                    早餐冷了的话放微波炉里热一下,

                    一定要吃!

                                                                爱你。

       他拨打着他的电话,听着有规律的“嘟嘟”声,慢慢的平复了呼吸。 

     “喂?”

     “…”

     “小晨?”

     “…”

     “我今晚一定会早点回去的,乖,吃了早饭没?”

     “…”

     “还有我回去的时候你又没盖好被子,和你说了多少次………”

     “…”终于那头在说了一大堆责怪爱人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关心后安静下来。

       陆涵听着那头有些轻微急促的呼吸,然后便是指头在电话上敲击的声音,一下,停顿了一会又敲了三下,然后又敲了一下。

       直到回过神来陆涵才温柔的看了一眼桌上的相框,轻声的对着电话那一头说道:“我也爱你,小晨。”

       挂掉了电话陆涵拿起相框,很简单的木质相框里,黑发的少年在一片五颜六色的气球中间,笑的如此动人。

       吴晨微笑着一遍又一遍的看着那张淡蓝色纸条,回想着电话里陆涵的啰嗦,这是就是陆涵的温柔,无法不让人爱上的温柔。


红线里被软禁的红


       吴晨和陆涵相识于吴晨十六那年,陆涵刚从国外回来,鉴于教育方式不同学校暂时把他放在高二。

       陆涵注意到了那个总是让自己隐于阴影中的男孩,后来他了解到他叫吴晨,哦,多美的名字,陆涵想。

     “他就是哑巴,真是哑巴干嘛不去聋哑学校,跑这来,真是怪胎!嘿,你可别和那家伙接触。”

       陆涵只是看着那张稚嫩的脸蛋,心想,那微嘟的嘴唇笑起来肯定很好看。


所有刺激剩下疲乏的痛


       在他们刚交往的那一年,吴晨一直是敏感的,他从来都不相信自己会拥有这样的辛福,他安慰着自己,做好心里准备,辛福总是会消逝的。

       而陆涵所做的只是紧紧的抓住他的手。


再无动于衷


       陆涵陪吴晨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他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一时兴起买了一堆个气球,他们在公园里放飞了气球,陆涵第一次看到吴晨的笑容,他及时拍下那个画面,后来陆涵用相框把它固定在他的办公桌上。


从背后抱你的时候


       陆涵和吴晨相识到交往的五年之间陆涵有过一个交往两年的女友。

       她比吴晨矮一点。

       她的头发如果不染成渐变的红色会和吴晨如檀木般的黑发差不多。

       她的眼睛很水灵,但没有吴晨的大。

       她的嘴唇也是微嘟的唇形,很软也很有弹性,但他不知道和吴晨接吻是什么感觉。

       当他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女朋友和吴晨作比较时,他们已经分手了。


期待的却是他的面容


       吴晨笑起来很好看。

       吴晨就算嘴巴不会说话但他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

       吴晨黑色的头发很软,在阳光下是那种黑巧克力色。

       而且,吴晨的嘴唇很软,还很甜。

       最后一点是陆涵在吴晨睡着时偷亲他,红着脸得出的结论。


说来实在嘲讽 我不太懂


     “吴晨,我喜欢你。”

     “…”愚人节那天,陆涵说了这句话,看着吴晨一脸“你在开什么玩笑”的表情陆涵立马笑了出来,用胳膊圈住吴晨的肩膀笑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喜欢你啊。”

       吴晨白了他一眼。

       陆涵放开他,看着马路上一辆又一辆车子驶过,心感到钝钝的疼。


偏渴望你懂


    “是真的喜欢啊,喜欢到快要死掉了还是想和你一起啊。”


是否幸福轻得太沉重


       陆涵上了半个学期后因为优异的成绩转到了高三。

       然而那时陆涵已和吴晨开始了友谊,陆涵开始像老妈子一样担心吴晨会不会被欺负,于是每到课间我们都可以看见陆涵同学上下楼忙碌的身影。


过度使用不痒不痛


       陆涵和吴晨认识四年后,陆涵终于告白了。


烂熟透红空洞了的瞳孔


       陆涵看着吴晨的背影,仓惶逃离的身影深深的刺中那颗惶恐不安的心。

       陆涵甚至有一刻忘了呼吸,仿佛末日的到来。


终于掏空 终于有始无终


       后来,

       后来陆涵和吴晨和好了。

       可是,

       可是他们没有那么亲密了,陆涵终于意识到他和吴晨已经越走越远了。

       呵,你真是自作自受。

       陆涵想着,然后他抱了一堆东西坐在墙角。

       火苗迅速的吞噬着纸张,然后是一本书,一片干枯的叶子。

       这是落叶落在吴晨的黑发上时,陆涵替他拨下来,他把他放在了衣服口袋里,保存着,仿佛还能闻到吴晨的发香,那是淡淡的洗发水香味。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陆涵看着被轻微烫伤的手指无所谓的笑了一下,最后他没舍得烧掉那张照片,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笑颜,无法,永远无法割舍的笑颜。

       他笑着流泪,最后抱着照片绻在角落静待时间的流逝。


被偏爱的 都有恃无恐


       吴晨发觉他离不开陆涵的时候鹿晗已经走了,离开的时候他给他打了个电话。

     “…”

     “…”

     “吴晨,我要走了。”

     “…”

     “吴晨,我是真的喜欢你。”

     “吴晨你以后不要再忘记吃饭了,会得胃病的。”是啊没有陆涵谁会来提醒你准时吃饭。

     “吴晨以后走路别再老是低着头了。”是啊没有陆涵谁还会拉着你不让你跌倒。

     “小晨……”恍惚间,吴晨只记得他脑子里全都只有一句话“没有陆涵!!”

     “再见。”说完陆涵自嘲的笑了一下,他应该不会再想见我吧。

     “不,不,别离开!!”吴晨头一次这么痛恨自己不能说话,连最在乎的人都留不下来。


玫瑰的红 容易受伤的梦


       吴晨对家里宣布自己和陆涵在一起的时候,母亲只是冷漠的指着大门让他滚,父亲的遗像在门口的角落无声的看着他。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吴晨在陆涵挂了电话后打了一遍又一遍电话,听着机械冰冷的提示音他冷静下来了,就算打通了又怎样,他也说不出话来。

       点开短信,吴晨愣住了,他把手机关机,坐在床上,看着天边的白云,之后是一片寂静。


又落空


       三个月后,陆涵收到了一条短信,“回来。”

       嘴角上扬的厉害,或许他的小晨已经做出了一个好的选择。











评论
热度(7)

© ailsal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