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筑梦
本命盾冬 大张伟我心肝肝谁都不许说他!还有nic是我哒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盲与哑【坑】

他看不见,他说不出,他们触碰着、亲吻着、依恋着彼此的心疯狂的、毫无理智的纠缠。

                                                                              — —题记

 

       林一喃从第一眼看到那盆雏菊时便喜欢上了,小小的一朵挨着一朵,纯白的花瓣一层层的舒展开来,亲吻着微风与晨露。

       与商贩并不顺利的沟通后,林一喃终于心满意足的抱着那盆开的正盛的白色小花朵回家。

       林一喃将它放在了窗台旁的小角落,既通风也不会被暴晒。指尖轻轻的拂过娇嫩的花瓣儿,雏菊代表着被隐藏的爱,说不出口的心,他说不出的话被它倾听着。

       圆圆大学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于是便来帮父母看着这个杂货店。常常会看见一高挑男人路过杂货店,圆圆不禁花痴起来,那男人要放在学校里百分百的校草担当啊,眉眼精致的完全就是一幅画,加上高挑的身材,简直极品,诶,可惜他是个哑巴。

       想到这圆圆叹了口气,所以说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给你开一扇窗,这话可说的一点不假。

       林一喃出生在连南县,有一副谁都羡慕嫉妒恨的相貌,却偏偏少了那画龙点睛的声音。从小就有些孤僻的性格再加上父母的漠然,林一喃一满十八岁就搬出了赖以生存的家,来到了邻省的罗测县。

       今天是新邻居搬来的日子,林一喃有些忐忑,上一户人家是一个老太太,老太太很和善,对林一喃更没有任何歧视反而教他做饭,帮他做家务,这也是林一喃出生以来一直渴望的温情。

       然而前不久老太太高血压犯了,老太太的儿女不放心她一个人住硬是将老太太接了过去。

    “嗵嗵嗵…”新邻居敲响了门,林一喃放下花洒大步走向门口,打开门的那瞬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盆娇嫩的白色花朵。

       林一喃眨了眨眼,焦距从花朵上移开转向了捧着花朵的男子。

       男子黑发微长,一双桃花眼里却是没有焦距的涣散着。浅色的薄唇勾起的微笑就像冬日的暖阳一般,高挑的身材把普通的白衬衫和牛仔裤穿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你好。”清润的嗓音带着一丝丝的沙哑和不安。

        林一喃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只是默默地扬起了唇角。

     “你好?”男子再次提问,此时的语气却带了一丝不确定和疑问。

       林一喃的微笑僵在了脸上,男子涣散的瞳孔以及他的语气让林一喃知道了男子是个盲人。

       于是没有犹豫的,林一喃把男子空着的那只手摊开,用手指在男子的掌心一笔一划的写下“你好”两个字。

       男子愣了一下,表情开始柔和起来,轻轻的说道:“我是你的新邻居,我叫范羽。”

       林一喃也在他的手心写下名字,一笔一划的,范羽努力着把他开始加快的呼吸平静下来,肌肤相触的地方开始变得温暖,甚至隐隐的有些发烫。

    “林…一…喃?”范羽不确定的说道,林一喃笑着在他手心点了一下,范羽笑着把手里的雏菊端到林一喃面前,“初次见面,这是一点小礼物。”林一喃接过,呆呆的抱着花愣了一下,然后放在了桌上,接着又走到了范羽面前在他的手心写了谢谢两个字。

       范羽笑了,温暖又美好,如同冬日里的暖阳,穿透层层的云试图拥抱着角落里的雏菊。

       毫不意外的,两人的关系就如同彼此另一半的灵魂,失散了太久,当他们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后开始交融,直至无法分开。






评论(1)
热度(8)

© ailsaling | Powered by LOFTER